您现在的位置是: > NBA > 建立智财权国家战略

建立智财权国家战略

时间:2019-05-07 12:54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近年来各国因应知识经济时代的挑战,纷纷採取高瞻远瞩的战略目标,例如日本在二○○二年决定智财权立国的战略,在首相府之下设立国家战略担当,由副首相出任;中国大陆也在二○○八年通过知识产权国家战略;韩国成立知识经济部,法国及英国更先后推出「数位法国」及「数位英国」计画,凝聚全国的力量。然而,台湾迄今没有提出任何国家战略目标,好不容易完成的行政院组织再造,只是改善过去二十余年立法滞后的问题,而缺乏对未来挑战的前瞻与準备。建议政府迅速提出智慧财产的国家级战略计画。

台湾在智慧财产上因缺乏整体国家战略目标,产生了许多不协调现象。例如我们声称重视智慧财产权,但是在律师司法官国家考试却不考《智慧财产法》。又例如《科学技术基本法》原本希望解除《国有财产法》的限制,允许从事创新之国立大学及研究机构成员享受其智慧财产权之收益,以激励其锐意研发,但是实际运作的结果却仍是《国有财产法》的限制丝毫没有鬆绑。

必须要先有国家智慧财产权战略,我们才能论证台湾需要发展的智慧型产业到底是什幺。是中研院前院长李远哲在十年前就鼓吹、政府因此投入上千亿研发资金的生物科技,以及最近接续又推出的生物科技钻石计画?还是应该优先发展台湾最引以为傲又能解决粮食危机的农业科技(全球面临粮食短缺)?或台湾最迫切需要的环保科技或能源科技(台湾对外能源依存度不降,永续发展无望)?中短期就能够产生营收的产业应该如何搭配需要长期投资才能见到成效的产业?从而再决定智慧财产之整体布局:从创新、人才培训考选、产业化、专业化、公共利益的平衡。

欠缺智慧财产的国家级战略计画,就无法解决智慧财产局(为全世界第六大)为三级公务机关之下列困境:欠缺《智慧财产法》的政策涵养与高度,也欠缺智慧财产政策制定权;规费收入虽然远超过相关公务预算之支出(三十亿与十七亿之比),但却必须上缴国库,以至于薪俸不足以招募一流专利审查人员;无法突破《诉愿法》的窠臼,只能由非专业的上级机关(经济部诉愿会)受理诉愿。

最后,《智慧财产法》存在的目的是为了实现公共利益,而不只是在保护其权利人,因此该等法制必须考虑公众接近使用资讯、知识、技术以教育、娱乐自己的正当利益,并使一般国民免于被刑事追诉的恐惧。此外,《智慧财产法》必须回应网路社会即时、大量使用智慧财产标的物的需求,降低取得与使用的交易成本,让民众可以简单、便利取得、使用着作,否则《智慧财产法》就会被社会轻忽、变得无足轻重,甚至被淘汰。

以现在对智财保护情况,我们常开玩笑,人与人打招呼用语都快要变成「你今天侵权了没?」这也是《智慧财产法》欠缺战略指导发展下很容易发生的弊端。为了要调和公共利益与《智慧财产法》,应该考虑建立《智慧财产法》的一般限制原则,例如允许合理使用、集体管理(透过间接税方式收取再分配给权利人)、集体授权(以降低交易成本)、禁止权利滥用、以及强制授权。

在我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后,各种《智慧财产法》不断的修法,可以说已经解决大部分的战术问题,剩下来最迫切的就是应尽早拟定智慧财产之整体国家战略。(作者为中央研究院法律学研究所筹备处研究员,清华大学科技法律研究所/政大智慧财产所合聘教授)

(中国时报)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