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商业 > 富士康的中国缩影:人口红利逐渐消失

富士康的中国缩影:人口红利逐渐消失

时间:2019-06-08 13:21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新闻中心※来源:北美新浪

导语:国外媒体今天撰文指出,由于中国沿海地区出现劳动力短缺,富士康近年来正逐步将工厂远迁至内陆省份,以降低人力成本。但在这些地区,工人工资上涨的速度正超过沿海地区,这完全违背了富士康远迁内陆的初衷,令这家苹果最大的供应商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以下为文章全文:

沿海出现“用工荒”

在中国中部的一家富士康工厂,22岁的王柯(音译)闷闷不乐地站在墙角。他说,如果工资不能翻一番,就会选择离开。“我的期望并不高,我也很清楚自己的角色,毕竟只是一个外来工,”王柯说,“但我希望每月能挣到3500元,这样才合情合理。”去年12月,在扣除住宿费后,王柯拿到了1600元人民币(约合258美元)。

王柯的这种态度缘于中国劳动力紧缺。过去五年间,中国年轻务工人员减少了近3300万,但同期製造业却又创造了3000万个就业机会。劳动力短缺的局面给富士康等雇主带来巨大的压力,这意味该公司在郑州工厂的工人基本工资,与在深圳工厂的工人一样了。这两个城市一个位于经济欠发达的内陆地区,另一个则处于经济发达的沿海地区。

瑞穗证亚洲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博士称:“大陆在低成本製造行业的优势会早于预期消失,我个人认为应该在五年内。内陆地区工资上涨的速度正超过沿海地区。越来越多的製造商会考虑将工厂迁往越南、印尼和菲律宾等国家。”

工资上涨以及工厂迁址,正在给以出口为导向的中国经济模式带来不利影响,这种已存在三十年的模式,将生设备、廉价劳动力、基础设施和供应链高度集中于一地,节省了大量成本。正是凭藉这一点,大陆一跃成为全球主要的低端商品供应商。瑞士信贷亚洲经济研究部门主管陶冬指出,随大陆製造成本的升高,全世界都将会感受到商品价格上涨的压力。

陶冬说:“中国已不再是推动全球通胀回落的中流砥柱。随全球市场需求的增长,全球通胀可能会提前到来,而不是晚来。这将影响我们周围的一切,从义大利家庭主妇到美联储货币政策。”

根据美国人口调查局海外人口资料库,作为中国製造业、建筑业和服务业的主力军,15岁至39岁年龄段的人数去年已下降至5.25亿人,而五年前则是5.57亿人。与此同时,截至去年9月,中国製造业的就业人数则从五年前的1.17亿人升至1.47亿人。

平均工资五年翻倍

劳动力短缺意味,中国内陆地区的工资成本正迅速赶上东南沿海地区。在距离沿海地区约500英里(约合800公里)的河南省,工厂的平均工资在过去五年增长了110%,而重庆的平均工资也上涨了84%。同期,处于中国东海岸的上海平均工资上涨了78%,深圳上涨了77%。[NT:PAGE=$]

彭博业驻香港科技分析师基滕德拉·瓦拉尔(Jitendra Waral)表示:“自2006年以来,中国内陆与沿海地区的工资差距缩小了50%以上。”外界预计,到2015年,大陆年轻务工人员数量会下降2000万,至5.05亿人,到2020年将再次减少2200万人。在这种背景下,中国製造商将面临更大的工资成本压力。

根据日本外贸协会2012年4月发布的一份报告,在湖北省会城市武汉,日本两家汽车厂商日和本田的员工基本月工资为333美元,而广州为352亿美元,深圳为317美元。

美国谘询公司Hackett Group的数据显示,中美两国製造成本的差距在过去八年间缩小了近一半。该公司认为,这是一个“临界点”,将促使部分美国企业迴流,或将工厂迁往距其用户更近的国家或地区。Hackett Group的客户包括微软和波音等知名大企业。

越南、柬埔寨、孟加拉等国已经从这种行业趋势中获益。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的报告显示,2011年越南吸引的外国投资达74亿美元,较5年前增长了三倍多。在柬埔寨,这一数字增长了85%,至8.92亿美元;孟加拉国增长了43%,至11亿美元。